协会动态 ASSOCIATION NEWS

香港资本投资者协会——

最权威的香港资本投资者门户网站

联系电话: 400-7755-365

返回首页
世界知名哈佛教授私信公开:新冠肺炎的最新研究
2020-04-13 09:50:11

编者按:

  近日,世界知名学者哈佛教授David A Sinclair博士将COVID-19新冠肺炎的研究成果,私信分享给了香港资本投资者协会主席、世贸通财富俱乐部执行主席Winner Xing博士。现由世贸通财富俱乐部秘书处翻译成中文,以飨各位会员和中文读者。

 

 

   生命科学领域革命性名著<>的作者David A Sinclair 博士,是哈佛医学院知名教授,世界颇有影响的遗传学专家。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领先创新者之一,David A Sinclair 博士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和“医疗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前50人”。他也是美国老龄研究联合会的董事会成员,他的研究和重大科学突破,获得了35项奖项。

 

  以下为翻译原文:

 

  避免因文件过大在电子邮件中被截断,这次的资讯分享将分为两部分。此篇为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我将会解释为什么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病毒的突变,并提供一些有关在疾病大流行期间在身体和精神上如何保持健康的新方法。

 

  在写这篇分享时,正是4月1日愚人节,如果目前的新闻头条当真是个玩笑就好了。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很快将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要全国再实施四个月的居家令,经济因此破碎,或者在两个月内允许人们自由外出,但是死亡人数再增加十万人。

 

  伦敦帝国学院高级讲师Samir Bhatt教授和他的同事们估计,在全球范围内,有多达4300万人已经感染了SARS-CoV-2。他们预测,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措施,那么COVID-19今年将造成70亿个感染病例和4000万例死亡。英国最初计划实施的策略是仅保护老年人,这样可能可以将死亡人数减少一半,但是其医疗系统根本无法负荷,因此该策略在很大程度上被放弃了。

 

  根据流行病学专家的建议,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已经采取了大规模的举措,并希望疫情不会再次爆发,到目前为止似乎有起到作用。欧洲和美国的新增病例率正在下降。帝国理工学院的流行病学家计算,如果维持当前的抗疫策略,那么今年全球将能够挽回3870万人的生命。

 

  但是流行病学家并不是经济学家。我们不能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就只待在家里,这对经济的影响太大。我们已经停止外出三周了,工厂停止了生产,实体零售商店和餐馆也已经关闭,失业率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飙升,商品价格暴跌,并且预计将会出现一波贷款违约潮。

 

  我有一位同事参与了一个全球大流行病应对小组,该小组的最佳估计是美国经济将迅速反弹,但前提是美国必须在60天内复工。如果超过60天呢,那就无人得知了。没有人,甚至没有专家愿意预测COVID-19 对经济的全面影响。这完全取决于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复工,以及我们是否会因为接触过感染者而被要求再次居家隔离。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工作和上学?感染会再次增加吗?正常的生活会回来吗?

 

  在两周前,我预测我们可能要等到六月底,甚至七月才可以出门。这违背了主流的预测,并震惊了许多人,这些人都期望这一切会在4月中旬结束。昨天,弗吉尼亚州宣布将“居家令”延长到6月10日,其他州将效仿。这意味着这个学年学生们将无法返校,同时也超过了之前所说的60天, 经济将会出现断崖。

 

  当流行病学家将他们的模型扩展到夏季之后时,这些预测就变得黯淡无光。不管我们做什么,在未来18个月内,COVID-19病例总数和死亡人数都不会发生明显变化,因为这种病毒会再次回来。实际上,如果将高峰期推迟到冬季,此时病毒可传播的更容易,那么延迟传播可能会使情况变得更糟。就英国爆发的模型表明,未来两年的大部分时间可能需要采取社会隔离措施,包括学校和大学将会继续停课。当然这不是我们所希望的。

 

  除非能研制出或找到降低死亡率的药物,否则即使按照目前要求待在家中4至5个月的策略,美国也会有超过20万人死亡。如果在接下来的18月当中,我们能够保持感染率是医院可以控制和负担的水平,同时彼此之间持续保持距离,并在感染时待在家里,那么我们应该可以争取到时间,直到疫苗出现来结束这场大流行病。

 

  但是还是有好消息的。目前正在进行57种药物和39种疫苗的试验,在过去的两天里,美国各州新出现的COVID-19病例数终于开始放缓。根据手环式生物跟踪器和车辆GPS数据,到处走动的人数下降了约80%。蓝牙温度计公司Kinsa称,发烧人数已降至同期数据以下。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使用羟基氯喹和康复患者的血浆。

 

      更好的消息是,总体死亡率也已降至正常水平以下,这当中的理由我们目前也只能推测。对银行的压力测试显示,其健康状况比2008年要好得多。科学家、新闻工作者、程序员和政府创造了有效率的(但有时也信息过量)工作网络,以告知我们目前社会的状况。

 

  ▶ 一些需要澄清的错误信息

 

  我要赞扬在传播真实和基于科学的信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的科学家们,包括Dr. Anthony Fauci,Peter Attia,Peter Hotez,Rhonda Patrick和Trevor Bradford。初创公司企业家Tomas Pueyo在他的文章中整理了大量信息,受到了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大西洋》杂志的Ed Yong明确阐述了大流行可能如何传播,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联社《事实检查人》专栏,Snopes,STAT新闻,《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都在加班加点地核对各类信息。

 

  在这些准确真实的信息当中,还有许多人和媒体在传播错误的信息。当中最糟糕的就是本周在全球网络上以多种语言传播的一则新闻,题目是“好消息!冠状病毒疫苗已准备就绪。能够在3小时内治愈患者。”制造这种假新闻的人实在是无聊又恶毒,要不是因为大多数人都选择相信,否则这简直就是一则笑话。(注意:疫苗不能治愈疾病)。

 

  在科学界,Pubmed.org网站是同行评审论文的首选搜索引擎。论文评审之前,可在如bioRxiv.org和medRxiv.org上发表,这对于现在的情况非常有利。诸如《自然》,《细胞》,《科学》,《病毒学杂志》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期刊仍然是科学严谨的标准。许多期刊都在公开开放其与COVID-19相关的论文,因此任何人都可以浏览阅读。

 

  那么现在领导者应该做些什么呢?

 

  除了显而易见的事情之外,例如建立国家型的大流行疾病物资仓库,实施疾病3步标准响应:测试,跟踪和治疗。底下这些是作为国家应该做的事情:

 

     1.在接下来的45天内,将非必需的工作聚集或旅行定为非法。届时,我们应该看看医院是否能够正承担病患,或者一些药物开始起了效果。

  2.建议人们在公共场合使用布巾或口罩遮盖脸部,就算这也许只能阻挡他们触摸脸部并保持较高的鼻腔湿度。

      3.建立全球临床资料存储库,以整理血液检查,尸检数据,例如利用乔治敦大学的COVID-19 AI开放数据集(CORD)。

  4.确定患者(存活和死亡)的基因组,以了解是否存在可预测严重程度的遗传成分。仅ACE2基因中就有12个已知变体(我将在第二部分中对此进行更多解释)。

  5.鼓励公民改善健康状况。多动少吃,避免加工碳水化合物和马上戒烟。

 

  接着要做的是:

 

  6.与空军,陆军,海军,太空部队和国民警卫队一起建立美国生物部队。与阿富汗战争相比,该病毒杀死了更多的人,并将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

  7.建立一个全球性的集中系统来跟踪野生动物中的病毒,人中的病毒和体温。我七年前创立的一家公司,称为Arc-Bio,正在开发这样的系统,并且已经在制造病毒检测工具。

 

  我期待着听到您对我们应该做什么提出建议。您可以通过info@lifespanbook.com发送给我。

 

  感谢所有已经通过电子邮件或短信向我的团队提出问题和想法的人。我们无法回复所有人,但我们有阅读所有内容,并汇总了一些答案。在阅读了数百篇科学论文并听取了众多专家的专业意见之后,让我首先澄清一些谣言。

 

  ▶ 关于病毒的起源

 

  目前关于病毒的起源尚有争议,该病毒是否通过以蚂蚁为食的穿山甲在流向人类是否属实也还没有结论。直到2月份中国禁止野生动物贸易之前,一直存在着穿山甲的交易。COVID-19病毒当中的一个基因看起来像是穿山甲冠状病毒,但也可能只是巧合。

 

  如果我们要防止下一次大流行,了解病毒是如何感染人类是很重要的。正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在他最近的《自然》杂志文章上所指出的那样,源头一定是一个单人的感染,然后转染他人导致了大流行疾病。如果这种病毒的源头是多人开始的,那么研究人员预估会看到更多的病毒突变。

 

  科学家们对于病毒来在亚洲蝙蝠的事实不足为奇,尤其对生态健康联盟的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来说并不奇怪,该联盟已经收集并研究了冠状病毒超过十年。2010年,我参加了他的TEDMED演讲。他指着一张马蹄蝙蝠的照片说:“我们已经得知蝙蝠是SARS的最主要原因,吃蝙蝠在某些地方却很普遍。”

 

  彼得随后根据环境干扰和人类与动物的接触情况,展示了一副彩色标记的世界地图,以显示其团队确定的病毒热点。他说:“这是下一个艾滋病毒或非典将出现的预测性地图。”该地图显示了该区域的一个红色大热点。彼得说:“我的同事们说,你无法预测下一次爆发的地点。”

 

  蝙蝠中有数百种不同的病毒,包括汉坦病毒,埃博拉病毒和SARS。在15种已知的病毒物种中,蝙蝠体内就7种,由于蝙蝠的免疫系统不会过度反应,因此它们似乎可以耐受感染。

 

  了解一个地区的习俗和冠状病毒的生物学特性,就有可能重建第一例人类感染的路径。在某个荒野深处,马蹄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复制但当中出现了错误,接着被传递给了另一只蝙蝠,然后一直重复着这个传染的过程。

 

  从某种意义上说,冠状病毒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它们拥有所有病毒中最大,最复杂的基因组,据估计,它们在过去的2.9亿年中已将其基因变得几近完美。

 

  另一方面,它们的致命弱点是脆弱的薄膜,容易被肥皂,酒精,热和抗菌剂破坏。可以将冠状病毒想象成易碎易爆的气球,而不是微小的炮弹。

 

  冠状病毒需要在其薄膜破裂之前先进入细胞内部。它们使用两种狡猾的方法, 一种称为内吞作用的方法,诱使细胞在其膜上形成一个凹入的凹穴,将病毒吸收到内部,类似于特洛伊木马。 这也是流感病毒进入的方式。另一种方法可以想象成锁和钥匙的关系,此过程称为膜融合。该病毒与特定的细胞表面蛋白紧密结合,就像锁中的钥匙一样,使它可以将自身的膜与受害人的细胞膜融合在一起,就像两个气泡合并一样。艾滋病毒和疱疹病毒也是如此。

 

  冠状病毒同时使用这两种方法,使得病毒进入特别难以阻断,但是方法还是有的。它们进入的关键是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就像将一个丁香塞入橘子一样。除了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2),刺突蛋白会从体内所有其他蛋白反弹。ACE2是病毒表面刺突蛋白的目标。它是由肾脏,脾脏,心脏和血管中的细胞制成的,但迄今为止在肠道和肺中含量最高。

 

  通过服用普通药物来调节ACE酶达到控制血压的用途,目前关于这方面的风险有很多讨论。我们有两种ACE酶,ACE1和ACE2,具有相反的功能。降压药物(例如依那普利和雷米普利)会阻断ACE1,但这会升高ACE2的水平,从而可能使COVID-19恶化。目前,美国心脏病学会建议患者继续服用ACE抑制剂,但要格外小心,不要与潜在感染者接触。

 

  从基因上讲,冠状病毒是高度不稳定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它们的基因组不是由DNA而是由RNA(一种非常古老的原始遗传物质)组成。RNA通常是单链分子,而DNA由两条独立的链(如拉链)组成,一侧朝向相反方向呈螺旋状。可以将拉链锁在一起的“手指”称为“碱基”,其顺序是遗传密码,告诉细胞如何制造蛋白质或更多的RNA。如果在复制我们的遗传基因DNA时出错,则可以纠正它,因为还有另一条链可以用作模板来纠正错误。但是,如果RNA病毒产生复制错误,它将永远被锁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变化会出现累积。

 

  有报道称冠状病毒并没有迅速突变,但是事实却是相反的。

 

  在第二部分中,我将继续解释为什么我们应该更加关注病毒的突变,并提供一些有关在大流行期间在身体和精神上如何保持健康的新方法。

 

  作为投资者的香港之家,香港资本投资者协会设有法律、财税、投资、移民等专家委员会,提供移民申请、手续办理、进程查询、在港安家、政策解读等服务。更多详情请咨询+852-35280518(中国香港)/400-7755-365(中国内地)。

 

  以上信息仅供参考,切勿因为您阅读的信息而忽视医生的建议或延误就医。本文内容并非用于替代专业医疗建议、诊断或治疗。与防疫或其他相关的健康医疗问题,请遵循政府权威机构指引和专业医师诊疗方案。


[返回]